冬月琴海

伪春菜/ut/vc/乙女/电波

夜晚的风雪和执念

【OOC致歉】

  今夜,约翰仍在失眠。不仅是因为灵魂的低语,更不是工厂里他早已习以为常的敲打声,而是……内心深处的疲惫和灵魂的低落产生了无边的共鸣。白天的时候回了趟镇子,那些或温暖或恶毒的话语不停地向他诉说,诉说,诉说。宇宙葬已经间接害死了约翰的父母,现在又轮到了他和林芳来担上那个沉重的担子。他一个人裹在被子里生闷气,仿佛多年前的那个少年一般,执着地怀疑着宇宙葬的含义。他不明白自己这样做到底对自己有什么帮助,或者说,对那些人有什么帮助。

  他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芳嘎吱嘎吱地踩着地面上薄薄的一层冰,难得地从工作室走到约翰住的集装箱房门前看望一下他。虽然是深夜,芳还在为宇宙葬做着紧张的准备。她抚上锈迹斑斑的门框,远处是呜呜的风声。“约翰……”她尽量放低声音,让风带走她的无奈和痛苦,“写名单的时候,我不停地想起……那些教会的姊妹。我,我真的好没用啊,我知道我不可以这样想,女巫是没有弱点的。但是我……我真的好想见到大家……”她极力压抑自己的声音,不去惊动约翰。风还在呜呜地叫着,夹着细小的雪粒。芳整理好情绪后暗暗的说:“地球在上,那些灵魂们都没有恶意,他们只是太想离开这里……我真的很想帮你解决那些灵魂的问题,我相信我有这个能力。只是我……我们需要时间。”她顿了顿,“我需要你,所以,一定不要放弃。我们一定可以把火箭送入宇宙,让奥伯斯号继续领航……”她拍了拍手上的铁锈,祈祷着——

  “为荒凉送上祝福,为天堂留下幸福。”

 

  

  黑夜里是雪粒打在铁皮上的嚓嚓声,风声和女巫隐约的歌声。

【新乐园之歌】【城市】

屏住呼吸,闭上眼睛

用心灵感受沉睡的孤寂

诗篇之中,高楼迭起

用应允造就卑微的自己

目光迷离,光影偏移

城市的灯火彻夜不熄

用塔的印迹铭记遗弃

步上斑驳的阶梯

颂扬世界的倒影


观察

杯盏间的光怪陆离

在这里告诉自己

有多么庆幸

在这里遇到你


〔新乐园〕

《新乐园宣言》


    自旧历湮灭消亡之际,我等梦想者、创造者、奉献者、探求者、跨越者,无一不利用着仅剩的能力呼唤圣眷再临。将使魔及侍从们的血肉尽数奉上,用鲜活的生命浇灌颠倒的高塔。用如此的牺牲却无法唤醒任何一座颠倒的高塔。

    于是,在血泪的灰烬上盛开了无垠的丰腴的土地。

 

    这便是我们的新乐园。抛弃神明与因果,不计代价与投入而构筑的新乐园。


Coming up for air

【OOC致歉】

  断了电的房子里只有滴答的声音,厨房的水龙头尚未旋紧,每隔几秒就有一颗饱满的水滴落入池中,流入管道,汇进河流。时间仍在流逝,却略显凝滞,空气里弥漫着蓝色魔法的压抑感。

  Papyrus坐在床上,却仍紧抱着那个罐子,或许在Toriel的劝说下,他放弃了把sans的灰尘融入自己的四肢百骸。他选择双目放空,但残留着泪痕的眼角与眼窝深处的紫色表明他的状态并没有改观。但是sans永远不会再偷懒了,sans仅剩的部分在papy怀里的罐子中,伴随着回忆闪闪发亮。

  在那个陈设简陋的房间里,他们曾相拥而泣,只有彼此才能带来安全感。他们的已知告诉他们,只有彼此支持才能生活。多年的相处已经让Papyrus包容了sans的大部分缺点,他也感谢着sans每一次在他陷入迷茫时的援助,他永远是sans最棒的兄弟,挚爱的血亲。

  然而磁极两极中的一极崩解了。或许就像雨滴敲击水面留下了波纹,就像大海退潮后留下离群索居的小蟹。现实只留下Papyrus一人蜷坐在床头,留在梦里。他再一次搂紧怀里的罐子止不住地回想,和sans最后一次登山的那个夜晚。那时sans的状态每况愈下,手足无措的Papyrus执意带他出去透气。那天他几乎是把sans背上山的。

  在夜晚的Ebott山顶,那些从几万光年外发出光芒的星星仍然彻夜不熄。没有人知道它是否燃尽了自己最后的光辉,才得以来到这颗星球的大气层,是否曾与某颗无名的彗星激烈碰撞。他们只是拥抱着铭记这一时刻,那时的sans尽全力不让自己感到疲倦,就像现在这个抱着罐子的Papyrus一样。他们都在保持决心,不让悲伤淹没自己。

  可是磁极崩塌后,原有的循环被打断。悲伤终于连接上Papyrus,将他的意识完全浸没。色彩在这栋房子里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就连声音也在淡去。抱着罐子的时候,Papyrus总是想着那个懒惰却把他作为存在意义的部分还存在于他的身边。

  可是只有悲伤将自己掩埋。

————————————

  今天的冰箱里多了茶和派,水龙头仍然没有拧紧,沉默的悲伤仍压抑着小小的房间。

  小小的罐子里存着那些梦

喝速溶咖啡的时候突然想到之前写的一篇英语阅读,咖啡只是阻止了大脑感觉到疲惫,却不能阻止身体产生疲劳感。
难怪G会直接累晕过去……?!
【评论附手牌相关文字页游安利❤】

雨与生日惊喜

【OOC致歉】


    傍晚的时候突然下雨了。

    那真是一场好雨,Gaster可能永远也忘不了那场大雨。阴沉的天空,闷热了一上午的环境与夏季的蝉鸣,森林里的一切都在等待着一场暴雨的到来。

    这个时候,一滴、两滴,接着便是豆大的雨珠,它们聚拢在一片乌云里,啪嗒一声砸落在潮热的空气里。时间推移,雨越下越大,落在阔叶植物枝叶上的水声在山谷里回响,夹杂着菌类的呼吸与生命的脉动。Gaster放下手上厚重的专业书籍,看了看朦胧的窗外。他选择穿上外套与雨靴,冒着赶不上晚饭的风险,瞒着其他人出发,去森林里赏雨。

 

    Gaster的目的地离家不远,时候不早,他也不想进入森林深处。他撑着自己的深灰色拐杖伞(他更倾向于称呼它为避风港)在雨中转着。雨伞上的水滴沿着优美的弧度散开,Gaster不时抬头,观察每一片树叶的状态。和太阳雨不同,傍晚的阵雨看不清光芒散射的模样,但是有雨声就足够了。

    他这样想着,眼窝散发着微弱温和的绿光。他确实很喜欢雨。

————————————

【多年后】


    “我能够推测出今天对你们而言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但是你们为什么要坚持,”他强调着,“坚持要我离开实验室?距离下一次报告还有一段时间,你们这样做会打乱我的计划。”

    Gaster对着Alphys喋喋不休,他在抱怨Asgore的“提前”报告,看起来这个突然的“预约”第无数次地打乱了他的行程表。可是等到Gaster提高效率,搞定了大部分今天的预定事务,总算抽出空闲抵达会议室时。会议室里并没有以往雪白的墙壁与简洁的报告流程图,取而代之的是花哨的魔法弹幕,许多祝福卡片以及一些气球。

    当一个标着“生日礼物”的盒子被推到Gaster的面前时,他才想起来,今天确实有点不同。

 


    “呃,我……我和Asgore用瀑布的声音片段合成了一场为你而生的雨!希望你会喜欢它……这段时间的合作真的很愉快!谢谢你愿意陪我一起看那些……”Alphys十分窘迫,她想缓和现在的氛围,但是紧张迫使她无法清晰地表达自己想要表述的内容,她停顿了一下,“那些‘人类历史’的东西……”她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她在观察周围的气氛。喵喵亲亲超可爱算是她的社交启蒙作品,在喵喵里,她至少学会了怎么给友人送出一份礼物。比起之前那个收到别人短信都会脸红心跳的Alphys,现在的她真的学会了很多东西。


    “抱歉……”Asgore从背后拍了拍Gaster的肩膀,“我尝试做好一个派,今天对你而言真的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气氛开始僵硬起来,许久的沉默以后Gaster还是选择了回应他。“我能理解您,陛下。”Gaster想了很久,关于Toriel,现在的他只想隐瞒自己正在做的那些可怕的事情。于他而言,Toriel不仅是鼓励自己的那个对象,她也是他的引路人。但是木已成舟,所有的事情就那样如同安排过了一般按顺序发生。无论是Asgore还是Gaster都无法改变这样的事实,这是他们必须面对的东西。


    Gaster收下了那份礼物,交代了下次报告延迟的时间以后便回到了实验室。

    他不能,也不会辜负地底所有人都期望。

    这是他给自己的军令状。

   


    这是他的战场,他要攻破那层屏障,带领所有人再一次见到太阳,听到豪雨冲刷在叶片上的声响。

    这是他的梦想,跨越了一场场战争保留到现在的梦想。

    这是他的毕生所求。


潮湿的空气

是海水的盐味

生命在其中

涌动呼吸


拾起,岁月的痕迹

叹息时光流逝

朝颜夕改


路过一株杨柳

垂绦由鹅黄褪为嫩绿

那么,请允许我

轻抚时光的温度


感受光阴的起伏


当疲惫成为盛宴

黑暗便化作琼浆

执念成为主食

梦境沦为梦貘的开胃菜

 

吸干柔软的沙粒

消化一点点的光

吞咽着一片片的爱

连情感一同埋葬


我曾热爱的都在抛弃

百骸破碎支离

从罅隙里传来的哭泣

是她的痕迹

是她的痕迹


【某一日的阁楼】【诅咒的铭文】

我爱的每一缕晨光都在目送我走向此岸的终焉。

无法希求下一次的轮回,将这份悔恨吞没于无尽的恼怒。

 

"那便在此许下诺言,百年之后,吾等族人定将毁灭这城池,蹂躏这神坛。将她的神迹磨灭至万世都不可知晓。"

"以此,平息吾所谓‘背叛’之罪。"

【某一日的阁楼】【William的日记】

    这将是我生命中第一次……或许也是最后一次,我尝试接触那个名为"象牙塔"的东西。它吞噬的许多谜团,最终会因为我的提问而解开。正如那帮好事者的期待一样。

    我自青年时便潜心学术,早已不入她的教堂礼拜,没想到却因为如此缘故踏上了通向她的殿堂的道路。我知道这一路我将途经陡峭的山麓,行过死荫的幽谷。但至少,我希望在临行前,能够再一次做回她的信徒。